欢迎您,登陆福建省信用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用服务 >信用管理
信用管理
美加等国对债务催收的限制和启示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20-4-3 10:20:14 点击率:49

        在中国,上门一般是银行对逾期借款人尽职催收的必要流程。而在发达国家,银行员工上门催收个人债务并不普遍,甚至不被允许。对比来看,中国的上门催收可能是法治不完善下的银行“自力救济”,虽然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存在不少问题。中国未来也应该像发达国家一样,对借款人更多依靠征信和司法体系约束的“公力救济”,降低银行上门催收的必要性。

限制催收手段和允许个人破产,本质上都是对债务人权利的保护。债权人的权利当然应该得到保护,但能够平衡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权利,是社会更加文明进步的表现。


        加拿大、美国、瑞士、德国的催收相关规定


        加拿大金融消费者管理局(FCAC)列出联邦监管的金融机构(银行、信托公司、贷款公司等)或其委托的第三方对金融消费者催收债务(信用卡、循环信贷或其他贷款)时,不能有以下行为 :


        1.联系借款人的朋友、雇主、亲属或邻居,询问借款人的地址和电话以外的信息,除非:被联系的人是贷款的保证人;或借款人已同意金融机构联系此人(如果借款人是口头同意,金融机构需要以纸质或电子形式发送确认);或借款人的雇主被联系是为了确认雇佣关系。


        2.建议上述人员代偿借款,除非他们担保或联署了贷款。


        3.用威胁、恐吓或辱骂性的语言。


        4.为还款施加过度或不合理的要求。


        5.歪曲事实或者给出虚假或误导性的信息。


        6.在合法费用之外将催收相关的成本加到拖欠贷款里。


        7.在节假日、周日下午1点到5点之外的时段(除非你已经同意)、其他日的早7点前或晚9点后联系借款人。


        8.呼叫借款人的手机,除非借款人已提供手机号码作为联系方式。


        如果借款人愿意,借款人可以要求机构只以书面方式联系自己,或只和借款人的法律顾问联系。借款人这一要求必须以挂号信的方式向金融机构发送书面请求,信中必须提供自己的联系地址或者法律顾问的地址或电话。


        如果借款人认为金融机构没有尊重其权利,可以向FCAC投诉。如果借款人的债务被转让给催收机构,保护借款人权益的法律就是地方性而非联邦法律了,要投诉就需要和地方的消费者事务办公室联系。


        这些规定对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很大。催债只能打固定电话、不能打手机,除非借款人同意;不允许在休息时间打电话催债;借款人甚至可以要求贷款人只能来信催债,不可电话催债(这在我们看来有点匪夷所思)。


        这些规定和美国《公平债务催收法》的规定非常类似 :


        第五条:与债务催收相关的沟通


        1.与消费者的沟通。除非消费者之前表示同意或经有管辖权法院授权,债务收取人就债务收取事宜与消费者沟通不得在下列情况下进行:


        (1)在任何不寻常的时间、地点或应知道会对消费者造成不便的时间、地点;


除非得知有相反情况,债务收取人可认为合适的沟通时间为,消费者所在当地时间的上午8点后和晚上9点前;


        (2)债务收取人得知该消费者有律师代理此债务事宜,并且知道,或能很快查清该代理律师的名字和住址,除非该代理律师在合理期限内没有对债务收取人的沟通进行回复,或代理律师同意债务收取人与消费者直接进行沟通; 或者在消费者的工作地点,如果债务收取人知道或有理由知道,该消费者的雇主禁止其进行此类沟通。


        (3)美国和加拿大的催收规定对借款人的保护很到位,虽然没有明文禁止上门催收,但有许多限制。对于债务催收,美国除了联邦《公平债务催收法》之外,州里也有各种相关法律。恶意催收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正规金融机构都非常小心。而且出于上门催收成本高、效果有限等考虑,美国的银行很少对个人和小微企业贷款上门催收。


        美国和加拿大对借款人的制约主要通过征信体系和法律流程实现。美国有益佰利(Experian)、艾可飞(Equifax)和环联(Trans Union)三大征信公司;加拿大没有自己的征信公司,服务于加拿大的主要征信公司为美国艾可飞和环联。借款人的违约记录都会进入征信公司的数据库;有违约记录的人以后很难再申请到贷款,或者只有风险偏好高的机构以更高的利率向其发放贷款。有房产、汽车等抵押物的,会依法处置抵押物还款。个人实在无法清偿债务的,可以申请个人破产。


        瑞士在每个州都设有债务追收办公室(DCO),债权人遇到债权无法回收,无论是个人债务还是公司债务,都可以提交DCO。如果法院判定债务需要偿还,DCO就按照相关规定清收债务;如果借款人不能偿还,DCO可发起破产程序或处置借款人资产。未清偿的贷款记录在DCO保存5年,个人在申请贷款或申请工作职位时,都需要提供DCO开出的债务情况说明。利益相关人员(如潜在雇主、接受贷款申请的金融机构)提供证明之后可以查询债务记录 。


        据了解,德国的银行对逾期借款人,先是提醒,不收费;然后发律师函,开始计费;再不还,通过法院起诉,法庭判决以后,执行力很强,银行也不需要上门催收。


        对催收的思考和探讨


        我国近年来加大了对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重视。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81号),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保险机构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体制机制建设的指导意见》(银保监发〔2019〕38号),要求金融机构“充分尊重并自觉保障金融消费者的财产安全权、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依法求偿权、受教育权、受尊重权、信息安全权等基本权利”。但对在信贷催收中,借款人享有何种权利,贷款人和第三方在催收中有哪些禁止性行为,尚无明确规定。银保监会、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发〔2018〕10号)要求“严厉打击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吓、威胁、骚扰等非法手段催收贷款”。但对“非法手段”还缺乏详细的界定,比如电话催收到何种程度可以算作“骚扰”。


        财政部印发的《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2017年版)》规定的呆账认定标准及核销所需相关材料,个人无抵押(质押)贷款、银行卡透支款项,需要“追索记录,包括电话追索、信函追索和上门追索等原始记录,并由经办人和负责人共同签章确认”。这里的“电话追索、信函追索和上门追索”,推测是至少三种方式之一而非同时需要,但银行如果通过电话催收无效后,一般都会上门。上门追索通常是贷款核销的必要条件之一,也有一些金融机构对小金额贷款特别是信用卡透支不完全要求上门。银行在催收时,一般比较注意依法合规,较少出现暴力催收。而一些非正规金融机构暴力催收较为常见,从呼叫借款人电话通讯录上的众多亲朋,到上门威胁不一而足。这一问题近年严重,成为扫黑除恶的打击对象。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8〕1号)将“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列为重点打击对象之一。


        前世界银行普惠金融专家王君先生认为,上门催收无论怎样克制,都有侵权的因素,例如让邻人知道欠债未还,从而产生羞辱效应。有些机构以一群人统一穿着写有催债字样的马甲上门催收,更带有软暴力倾向。文明社会应该做到平衡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利益,防止暴力催收。从银行成本收益的角度考量,优秀的贷款人,功夫不应在催收,而应该放在上游,从信贷产品开发设计、准入标准、贷款审查阶段,就最大可能甄别出有还款意愿和能力的借款人,向其提供符合需求又不造成过度负债的产品,并且辅之以正确的还款激励。这样就从根本和源头上最大限度减少赖账不还的发生。如果前端防范风险措施尽量周全,则产生的不良一般应该在合理范围内,作为银行开展业务的成本按规定核销,也不必穷尽手段催收。上门催收实为下策。上门催收成本高昂,造成金融机构形象和客户关系受损。如果是恶意逃废债,施加催收压力情有可原,可能会起一定作用。但如果因还款能力出现问题,上门催收徒劳无益,还会造成借贷关系紧张,伤害借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看,一方面是更重视个人合法权利不受侵害,重视个人隐私、消费者权益保护;另一方面由于征信和司法体系的健全,金融机构并不需要诉诸上门催收这一方式。但在我国,由于恶意逃废债、判决执行难,贷款人被迫采取自己(或委托第三方)上门催收的方式。贷款人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对负责催收的员工也形成很大的压力。如果对催收约束到位,贷款人可能就不会将重点放在催收上,而更注重产品设计、发放贷款时更加审慎。


        为保护债权人权益、增强诚信建设,近年来立法司法部门也倾向于对债务人进行比较严格的处理。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七条 各级人民法院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录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并通过该名单库统一向社会公布。各级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法院公告栏等其他方式予以公布,并可以采取新闻发布会或者其他方式对本院及辖区法院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情况定期向社会公布。”而发达国家一般只能由利益相关人经申请后获得个人相关征信信息,并不向全社会广泛公布。


        中国需要加快制定个人破产法及债务催收相关法规


        据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介绍,自2013年10月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制度起,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443万人次,累计限制购买飞机票2682万人次,限制购买动车高铁票596万人次,437万失信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法律义务。这些措施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总体起到积极作用,但对作为企业家和作为消费者的个人来说,也产生了一些问题。例如有的企业家失败后再次创业,因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无法购买机票、高铁票,使得创业更加艰难。有些人因为无法还债而“跑路”,甚至走上绝路。


        另外,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即继承人继承遗产才应继承债务。中国有的地方的民间借贷习俗是“父债子还”;有的地方是“人死债消”,不再向家人追讨。在前一种文化下,子女家人也感受到极大的还款压力。在后一种文化下,有时借款人以自杀结束恶性追讨。个人破产法对金融机构的借贷和民间借贷,需要一并纳入。


        中国应该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制定个人破产法以及公平债务催收的相关法规,平衡好打击恶意逃废债与保护因为不可控风险导致经营失败的企业家、因为家庭或个人意外(大病、失业)无法还款的个人消费者之间的关系,畅通市场主体退出渠道,保护公民合法权益。同时也必须继续完善征信和司法体系,避免恶意逃废债使贷款人成为“弱势群体”。


        来源:《中国征信》杂志



下一篇:无